平特肖最准的网站|平特肖必中|

两窝蚂蚁

作者:刘亮程 来源:《意林》

  冬天,每隔一段时间——差不多有半个月,蚂蚁就会出来找食吃,排成一长队,在墙壁炕沿上走,有前去的,有回来的,急急忙忙。蚂蚁很少在地上乱跑,怕人不小心?#20154;?#23427;们,也很少一两只单独跑出来。

  我们家屋子里有两窝蚂蚁,一窝是小黑蚂蚁,住在厨房锅头旁的地下。一窝大黄蚂蚁,住在靠炕沿的东墙根。蚂蚁怕冷,所以把洞筑在暖和处,紧挨着土炕和炉子,我们做饭烧炕时,顺便把蚂蚁窝煨热了。

  通常蚂蚁在天亮后出来找食吃。那时母亲已经起来把死灭的炉火架着。我们全在被窝里,睁眼直望着房顶。早睡醒了,谁都不愿起。整个冬天我们没有一点事情,想睡到什么时候就睡到什么时候。直到炉火和从窗户照进的刺眼阳光,使屋子重?#30452;?#24471;暖洋洋,才有人会坐起来,偎着被子,再愣会儿神。

  蚂蚁一出洞,母亲便在蚂蚁窝旁撒一把麸皮,收成好的年成会撒两把。有一年我们储备的冬粮不足,连麸皮都不敢喂牲口,留着缺粮时人调剂着吃。冬天蚂蚁出来过五次。每?#25991;?#20146;只抓一小撮麸皮撒在洞口。最后一次,母亲再舍不得把麸皮给蚂蚁吃。

  那一次,蚂蚁从天亮出洞,有上百只,绕着墙根转了一圈又一圈,一直到天快黑时,拖着几小片洋芋皮进洞去了。

  蚂蚁的洞一般从墙外通到房内,天一热蚂蚁全到屋外觅食,房子里几乎见不到一只。

  ?#34433;不?#37027;窝小黑蚂蚁,针尖那么小的身子,走半天也走不了几尺。我早晨出门前看见一只从后墙根朝前墙这边走,下午?#19968;?#26469;看见它还在半道上,慢悠悠地移动着身子,一点不急。似乎它已做好了长途跋涉的打算,今晚就在前面一点儿的地方过夜,第二天,太阳不太高时走到前墙根。天黑前争取爬过门槛,走到厨房与卧室的门口处。第二天再进卧室。不过,它要爬过卧室的门槛就得费很大工夫,先要爬上两层土块,再翻过高高的木门槛,还得?#26174;?#28857;,趁我们?#40644;?#26469;翻过来。厨房没有窗户,天窗也盖得很死,即使白天门口处也很暗,我们一走动起来就难说不踩着蚂蚁。卧室比厨房大许多,从山墙经过窗户到东墙根,至少是蚂蚁两天的路程。到第五天,蚂蚁才会从东墙根往炕沿处走,经过我们家唯一的柜子。这段最好走夜路,因为是那窝大黄蚂蚁的领地,会很危险。从东边炕头往西边炕头绕回时也是两天的路,最好也晚上走,沿着炕沿,经过打着鼾声的父亲的头、母亲的头、小弟权娃的头和小妹燕子的头,爬到我的头顶时已是另一個夜晚了。这样,小蚂蚁在我们家屋内绕一圈大概用十天的时间,?#20154;?#22238;到窝里时,那个蚂蚁世界的事情是否已几经变故,老蚂蚁死了,小蚂蚁出生,它们会不会还认识它呢?

  有一年春天,?#34433;?#25226;这窝大黄蚂蚁赶走。?#34433;?#20102;一个绝好的办法。那时蚂蚁已经把屋内的洞口封住,打开墙外的洞口,在外面活动了。我端了半盆麸皮,从我们家东墙根的蚂蚁洞口处,一点一点往前撒,撒在地上的麸皮像一根?#36214;?#30340;黄线,绕过林带、柴垛,穿过一片长着矮草的平地,翻过一个坑(李家盖房子时挖的),一直伸到李家西墙根。我把撒剩的小半盆麸皮全倒在李家墙根,上面撒一把土盖住。然后跑回来,观察蚂蚁的动静。

  先是一只洞口处闲游的蚂蚁发现了麸皮,咬住一块拖了一下,扔下又咬另一块。当它发现有好多麸皮后,突然转身朝洞口跑去。不到两秒钟,大批蚂蚁像一股黄水涌了出来。

  蚂蚁出洞后,一部分忙着往洞里搬近处的麸皮,一部分顺着我撒的线往前跑。有一个先头兵,速度非常快,我一直跟着这只蚂蚁绕过林带、柴垛,穿过那片长草的平地,翻过那个坑,到?#27515;?#23478;西墙根,蚂蚁发现墙根的一大?#38451;?#30382;后,几乎疯狂。它抬起两个前肢,高举着跳几个蹦子,肯定还喊出了什么,但我听不见。跑了那么远的路,似乎一点不累,它飞快地绕麸皮堆转了一圈,又爬到堆顶上,往上爬时还踩翻一块麸皮,栽了一跟头。但它很快翻过身来,它向这边跑几步,又朝那边跑几步,看样子像是在伸长膀子量这?#38451;?#30382;到底有多大体积。

  做完这一切,它连滚带?#26469;?#40632;皮堆上下来,沿来路飞快地往回跑。没跑多远,碰到两只随后赶来的蚂蚁,见面一碰头,一只立马转头往回跑,另一只朝麸皮堆的方向跑去。往回跑的刚绕过柴垛,大批蚂蚁已沿这条线源源不断赶来了,仍看见有往回飞快跑的。只是我已经分不清刚才发现麸皮堆的那只这会儿跑到哪去了。我返回蚂蚁洞口时,看见一股更粗的黑黄“泉水”正从洞口涌出来,沿我撒的那一溜黄色麸皮浩浩荡荡地朝李家墙根?#21058;?#32780;去。

  我转身进屋拿了把铁锨,当我觉得洞里的蚂蚁已出来得差不多,大部分蚂蚁已经绕过柴垛快走到李家墙根了,我便果断地动手,在蚂蚁的来路上挖了一个一米多长、二十厘米宽的深槽子。

  我刚挖好,一大群嘴里衔着麸皮的蚂蚁已翻过那个大坑涌到跟前,看见断了的路都慌乱起来。有几个,像试探着要跳过来,结果掉进沟里,摔得好一阵?#25490;?#36215;来,叼起麸皮又要沿沟壁爬上来,那是不可能的,我挖的沟槽下边宽上边窄,蚂蚁爬不了多高就会掉下去。

  而在另一边,迟缓赶来的一小部分蚂蚁也涌到沟沿上,两伙蚂蚁隔着沟相互挥手、跳蹦子。

  我知道蚂蚁是聪明动物,以它们的聪明,肯定会想到在这?#38451;?#30382;下面重打一个洞,筑一个新窝,窝里造一个能盛下这?#38451;?#30382;的大粮仓。因为回去的路已经断了,况且家又那么远,回家的时间足够建一个新家了。就像我们村有几户人,在野地打了粮食,懒得拉回来,就盖一间房子,住下来就地吃掉。我已经看见一部分蚂蚁叼着麸皮回到李家墙根,好像商量着就按我的思路行动了。

  这时天不知不觉黑了,?#20063;?#21457;现自己跟这窝蚂蚁耗了大半天。我已经看不清地上的蚂蚁。况且,李家老二早就开始怀疑我,不住地朝这边望。他不清楚我在干什么。但他知道我不会干好事。我?#20154;?#20102;两声,装得啥事没有,踢着地上的草,绕过柴垛回到院子。

  第二天,一大早我跑出来,发现那?#38451;?#30382;不见了,一粒也没有了。从李家墙根开始,一条?#36214;?#30340;、踩得光光的蚂蚁路,穿过大土坑,通到我挖的沟槽边,沿沟边向北伸了一米多,到没沟的地方,又从对面折回来,再穿过草滩、绕过柴垛和林带,一直通到我们家墙根的蚂蚁洞口。

  一只蚂蚁都没看见。

  (聂勇摘自《风中的?#22909;擰?#19978;海文艺出版社)

  保留头发

  一个头发稀疏的人去找医生,说:“您能不能给我点什么,让我能保留我的头发呢?”

  医生热心地说:“没问题,这个您拿去吧。”说罢,递给他一个空盒子。

  一分钱

  今早看到一个警察特别帅,就过去跟他说:“同志,我捡了一分钱,可以交给你么?”

  “这年头你还能捡到一分的?”

  “能啊,不信你加我微信,我给你发过去!”

  短跑

  初中时学校运动会,体育老师点名让?#20063;?#21152;短跑,结果真拿到前几名。

  颁奖时老师对我说:“前几天在医院,看到一个娃打针的时候拔腿就跑,两个医生都没追上,我没看错,真是你啊!”

平特肖最准的网站
重庆时彩选号技巧规律 普法栏目剧赚钱 北京pk拾冠军大小计划 开微博怎么赚钱的 双色球往期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倍投方案 稳赚 重庆时时彩计划稳赢 贵州十一选五顿软件 金鸡3肖6码 双色球历史数据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