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特肖最准的网站|平特肖必中|

親愛的悍母

作者:四喜 來源:《意林》雜志

  一

  蔡美兒的悍母教育登上《時代周刊》時,我正在和爸爸吃火鍋,我隨口說:“這些年糕吃不完,給媽媽帶回去吧。”說完我就愣住了,爸爸也愣了一下,隨即擠出一個笑容,然后又拍了拍我的手背。

  我用了很長時間,才習慣媽媽已經不在人世這個事實。媽媽去世時,我怎么也哭不出來,我怪異地擰著一張臉,誰也不理,當時的想法很怪:以后我回家晚了,再也不會有人罵我了;以后把男孩子領回家,再也不會有人像防賊一樣問東問西了……

  我對爸爸說:“爸,我真的很難受,可是我哭不出來。”

  爸爸拍拍我的手背說:“別恨你媽,她是為你好。”

  我其實從來沒有恨過她,從來沒有。我只是煩她,被逼急了我會恨自己命苦偏偏做了她的女兒,可是我真的沒有恨過她。

  媽媽是蔡美兒筆下的悍母,而且是最典型的一例。

  我從不懷疑她是愛我的,只是不太理解她愛我的方式。上初中時,媽媽幫我找了5名家教老師:周一補數學,周二補英語,周三補語文,周四補化學,周五補物理。我每天至少要補習兩個小時,而數學和英語則需補習3個小時。媽媽給我制定了嚴格的作息時間表,起床10分鐘、吃飯15分鐘、看新聞30分鐘……我每天在規定的作息時間里奔跑。

  我一個月光家教費就要2000多元錢,媽媽每次把錢遞給家教老師時,大方得連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同桌聽完我描述的情況后說:“哇,你家好有錢啊!”我“切”一聲。同桌卻說:“不過要是我這樣活著,我會瘋的,至少也會離家出走。”

  二

  離家出走,我也玩過一次。

  我不是真心要離家出走,我只是想給媽媽一點顏色看看。

  我還留了一封“遺書”:媽媽,我不希望在自己的生活中,除了學習還是學習,我生下來不光是為了考大學。

  是爸爸找到了我,他開著那輛出租車,和他的車友在大街小巷四處“搜捕”,我終于“落網”。車上,爸爸對我說,回家會幫我和媽媽談判的,他也認為媽媽對我的要求過于嚴格。

  媽媽的眼圈紅紅的,像是哭過。我想,媽媽應當悔改了吧,我都離家出走過了。

  可我沒想到,等待我的是一頓棍棒。

  媽媽手里拿著一根很細的藤條。當藤條落在我手上的時候,我都無法相信媽媽能下得了手。

  我的手心火燒火燎地疼,可是我不哭,我目視前方,狠狠地憋著。

  “你還敢不敢離家出走?說,敢不敢?”

  我不說話,藤條又落了下來。

  爸爸急著去搶媽媽手里的藤條,媽媽的聲音卻驟然高了幾個分貝:“今天誰也別管我,膽子竟然這么大!她要是被壞人拐走了怎么辦?”

  夜里手疼得睡不著,我一次又一次上廁所,驀然聽到媽媽“嚶嚶”的哭聲,還有爸爸小聲安慰她的聲音。我突然有一種快感,那種快感甚至淹沒了我的疼痛。原來媽媽打我的時候,心也是疼的。

  我的手不能寫字了。可是,這并沒有停止我的補習,媽媽說:“寫不了,就背!”我常常在背著某個句子時,會產生一種無力感,好像發出那個聲音的不是我,而是一臺復讀機。

  后來我就放棄反抗了,因為媽媽真的是太強悍了。

  三

  高二寒假,因為數學沒考第一,媽媽數落了我一個假期,挖苦諷刺,喋喋不休。而我的反抗方式是輕微的、薄弱的。

  有時我也會暗暗驚奇,誰給了媽媽這么強大的信念,一定要把我捏成她想要的模樣啊?

  我在媽媽的“鐵蹄”下,生活了19年。一直到考上大學,我這個“翻身農奴”才把歌唱。媽媽當然不會輕易放棄她對我的“統治”,她希望我考雅思或者托福,將來出國留學,可是鞭長莫及。沒了媽媽的看管,我懶惰好玩的本性一下子復活了。我瘋了似的玩,這輩子都不想再學習了。

  大一第一學期結束,我有4科要補考,媽媽聽后差點兒背過氣去,我低眼耷眉地認錯,我說:“要不,你再幫我請家教?不知道大學老師愿不愿意做家教呢?”

  實際上我是在挑釁,媽媽的手明顯抖了一下。

  大一第二學期一開學,媽媽就在學校附近租了間房子。我誓死抵抗,說如果她不退掉房子回家,我就退學。最后,媽媽妥協了,她退了房回了老家,而我也做出讓步,答應她至少要各科都掙扎到及格線以上。

  現在想來,當時我只是想證明,媽媽那么用力,其實是培養了一個廢物,我絕對一下子就能戳到她的心窩上去。哪里痛戳哪里,我戳得穩、準、狠。

  其實我明白我能考上那么好的大學,全都拜她的悍母教育所賜,像我這樣懶惰、會耍滑的孩子,如果不是媽媽對我步步緊逼,我連本科都考不上。

  四

  知道媽媽生病,我正在外地出差,爸爸說媽媽得了乳腺癌,我只是“哦”了一聲。當時我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,我甚至幼稚地想,那么強悍的媽媽,乳腺癌算什么呢?

  看到媽媽的那一刻,我整個人傻掉了,媽媽臉色蠟黃,頭發也全剃光了,更讓我無法接受的是,她的左胸竟是平平的。見到我,她的眼神里帶著些小得意,好像在說:“看吧,我病了,是絕癥呢,看你還對我那么冷。”我很想抱著她哭,告訴她我從沒恨過她,求她不要用生病來懲罰我。可是,我只能無力地靠在爸爸的肩頭低聲抽泣。

  我始終沒能撲到她的懷里痛哭一場,一直到她死都沒有。我只是不習慣和她親熱,我只是問她想不想吃東西,要不要喝水。一切都那么蒼白無力,沒有熱情,我是她的女兒,可是即使在她身患重病的時候,我們依然心存芥蒂,每想至此,我都覺得無比遺憾,悲不自抑。

  為了安慰父親,我陪他到處旅游、看電影。有一天,我們在看《趙氏孤兒》時,父親忽然說:“肯定是程勃殺了屠岸賈,從來都是孩子捅父母一刀,哪有父母捅孩子的?”

  我的眼淚洶涌而出,誰能數得清媽媽在世的日子,我在她的心上捅了多少刀啊!

  (小昔摘自《妙筆閱讀經典》圖/點點)

上一篇: 我為白菜狂的日子     下一篇: 媽,親一下
平特肖最准的网站
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号3d 排列三网站 天天pk10人工计划网站 006期一码中特 竞彩篮球大小分 三国志8流浪军怎么赚钱 福建31选7奖金说明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彩票控 体球网即时比分足球比分 360彩票手机购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