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特肖最准的网站|平特肖必中|

兩個夢

作者:蔡駿 來源:《意林》雜志

  蒲松齡老先生的晚年,習慣于在他那破舊的聊齋外,擺兩張椅子,一張桌子,準備一壺熱茶,款待過往的路人。然后就與他們聊天,請他們說故事。于是,每天只要聽一個故事,他的那本《聊齋志異》便可交付書局出版了。

  那天他剛把書稿送走,這時他見到一個衣著華麗,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,騎著一匹馬,還跟著一個小廝。

  那男人雖然看上去很富貴,臉卻很黑,很粗糙,還有一塊塊的傷疤。蒲松齡一看便知這人肯定有著與眾不同的經歷。蒲松齡請那人下馬,坐下來喝茶,喝完了茶。蒲松齡打量了他一番,然后說道:“說個故事吧?”

  “什么?”那人有些不解。

  “說個故事吧,公子,你的心里一定藏著個故事。”

  那人想了片刻,然后輕輕嘆了一口氣,便娓娓道來——

  我是山東安丘人,祖上曾經做過官,但是后來家道中落,又父母早亡,只留下一塊銘記祖宗功德的石碑和間破屋子。

  我雖然自幼苦讀詩書,可到了二十歲居然連秀才都沒考上。我那時窮得可憐,只能靠借錢度日,沒有人愿意嫁給我,我心灰意冷,有了尋短見的念頭。

  突然有一個晚上,我做了一個夢,夢到一個和尚,他對我說,我有一千兩黃金,藏在西藏的曼陀寺。我相信這個夢,這個夢給了我希望。于是,我向親戚借了許多錢,踏上了去西藏的道路。

  我一路上千里迢迢地省吃儉用,到了四川,卻遇上了強盜,搶光了我的錢,差點要了我的命。然后,我只能沿路乞討,到了四川的打箭爐。過了打箭爐,我用盡全力翻過一座大雪山,就到了藏區了。

  我終于筋疲力盡地倒下了,在雪地中等待死神的降臨,一戶牧民救了我,我又活了過來。

  終于我一步一磕頭地到了拉薩,我見到了金碧輝煌的布達拉宮和大昭寺。

  由于語言不通,我在拉薩的寺廟里住了一個月都沒有找到曼陀寺,于是我又離開了拉薩。

  我在西藏游蕩了一年,四處尋找曼陀寺。

  我吃盡了各種苦頭,還學會了藏語。我想放棄,但我是借了錢出來的,空著手回去還不如讓我死了。

  我終于絕望了,我完了,我徹底完蛋了,我的一生就毀在了一個荒誕的夢里。我來到西藏的天葬場上,伸開雙手一動不動地躺下,讓那些禿鷲們來把我吃光吧。

  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從噩夢中醒來,見到的是滿眼的酥油燈光,一片黃色,宛如金子一般燦爛。我躺在一張床上,一群西藏喇嘛圍著我,禿鷲帶我升天了嗎?

  “你終于醒了。”一個老喇嘛說道。

  “你是誰?”

  “我是這里的活佛。”

  “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  “曼陀寺。”

  我終于找到曼陀寺了,這是佛的安排,在我最絕望的時候救了我。為了我的一千兩黃金,我必須留在這里。于是,我在這里出家做喇嘛了。

  曼陀寺很小,總共只有三四十人,位于一座雄偉的雪山的半山腰,非常荒涼。西藏的寺廟里常常貼許多金箔,但曼陀寺不要說金箔,就連銀箔、銅箔都沒有,只有木頭、泥巴和石頭。

  但為了我的金子,任何苦難我都必須忍受。我居然成了一個合格的喇嘛。

  白天我認真地念經,干活,像一個真正的苦行僧,當然那是為了獲得他們的信任。晚上,我趁他們全睡著了以后就偷偷地出來,到全寺每一個角落搜尋一遍。

  從菩薩的身體到大殿的房梁,從酥油燈的基座到轉經幢,從庫房到馬廄,一晃居然十年的光陰過去了,我的青春也一去不復返了,我只有三十歲,卻像個四十歲的人。

  我忍辱負重地度日,但我的黃金卻始終連影子都沒見到。所謂“只要工夫深,鐵杵也能磨成針”,我始終沒有泄氣,因為我還有個地方沒有找過,那就是活佛的臥室。

  他又從來不肯離開寺廟,白天臥室緊鎖著,晚上他就寸步不離房間,里頭一定藏著黃金,這老活佛原來也是個守財奴。

  我不能再等了,我已經浪費了我的青春,我要為我的下半生打算。我豁出去了,我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偷偷地點燃了庫房里的干草,熊熊大火立即燃燒了起來。

  全寺的喇嘛都來滅火了,活佛也出來了,于是我就偷偷地溜進了活佛的房間。可是活佛的房間里什么也沒有,除了一張羊毛毯。

  他們撲滅了火,發現獨獨少了我,于是推斷出是我縱的火。我被綁了起來,一陣痛打,渾身是傷,被趕出了曼陀寺。

  完了,我的生命算是徹底毀了,一切的努力,十年啊,都付諸東流了。

  趕走我的時候,在寺門口,老活佛惋惜地問我為什么要這么做。我就把當年我做的那個夢告訴了他。

  老活佛聽了哈哈大笑,他說:“十年前,我也做過一個夢,一個大喇嘛對我說,在山東,有個叫安丘的地方,那里有塊銘記祖宗功德的石碑,在石碑下,藏著一千兩黃金。這真是個奇怪的夢,但我從沒有相信過,我才不會像你這樣為了一個夢而背井離鄉浪費整個青春。”

  我聽了大吃一驚,向他磕了個頭,立刻離開了那里。我回到了家里,沒人認得我了,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家那塊銘記祖宗功德的石碑扒倒,并在那底下挖地三尺,果然挖出了一包黃金,一千兩,沒錯,正好一千兩。從此,我發了財,成了一個富商。

  “太有趣了,謝謝。”蒲松齡老先生送走了那位具有傳奇經歷的人。他細細地品味著這個故事。但他最終還是沒有把這故事編入他的《聊齋志異》,因為阿拉伯的《一千零一夜》中也有與其相類似的故事。為了不發生版權糾紛,蒲松齡只能由自己來每天回味了。

  你相信夢嗎?

上一篇: 復制兒子     下一篇: 釣云朵的人
平特肖最准的网站
三人麻将有多少张牌 贵州11选5开奖走 股票融资是不是回购 浩源配资 北京快3走势图 股票融资l鑫配资 贵州微乐捉鸡麻将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今天 碧水源股票 湖北快3官网